釋延康大師 Chinese/English/Japanese
首頁 向上 太極圖片 課程簡介 太極精華 太極論文 武林日誌 拳劍功譜 太極學堂 近期活動 會員特區 相關網站

少林寺武僧團總教練釋延康:我教普京女兒習武

俄羅斯總統與釋延康大師 <<簡介短片>>
   

  2006年3月22日下午,來華訪問的俄羅斯總統普京來到少林寺。32歲的湖北通城人、少林寺第34代弟子釋延康由此知道了一個“天機”:他2003年教過的一批女學員中,有兩個是普京的女兒。

  3月27日,從河南趕回通城的釋延康向本報記者介紹了這段傳奇經歷。

  少林寺方丈一語破“天機”“你教過普京的兩個女兒少林武術”

  “你趕快回趟少林參加武術表演,普京總統要訪問本寺。”3月11日,釋延康突然接到他的師傅、少林寺方丈釋永信大師打來的電話。

  釋延康當時正在家鄉通城縣“雙龍文武學校”忙于工作。這所學校由他在2003年7月創立,目的是在湖北推廣博大精深的少林武術。

  釋永信方丈在電話里說:“你知道不知道,你曾經教過普京的兩個女兒少林武術。”

  “我當時非常吃驚,”釋延康對記者說:“因為我實在想不起來自己曾教過這樣兩個徒弟。”

  在電話中,釋永信接著告訴釋延康:普京在其自傳性質的《魅力普京》一書曾提及此事,此書中文版的第128頁上,普京把兩個女兒拜釋延康為師,學習少林武術的事寫得很清楚。普京認為兩個女兒瑪麗婭和卡蒂婭的中國情結與學習少林武術有著很大的關系。

  師傅說得有鼻子有眼,又有白紙黑字為証,看來確有此事。釋延康匆匆趕回少林寺,努力回憶著在俄羅斯教武的點點滴滴。

  3月22日下午,普京來到少林寺。“他一點也不像電視里看到的那樣一個非常嚴肅的人,相反,他非常隨和。”釋延康告訴記者:“現在想起來,我前幾年到俄羅斯教授少林武術時,確有兩位女學員長得有點像普京。”

  少林寺為普京安排了21個武術表演節目,釋延康第4個出場,他演練了一套代表少林武術特色的羅漢拳,40秒鐘,幹淨利落,一氣呵成。釋永信向普京介紹:這就是你女兒的師傅。普京不停地鼓掌並微笑致意。

  27歲任少林寺武僧團總教練受命赴俄羅斯教武9個月

  在少林寺方丈釋永信大師眼里,釋延康是個悟性非常高的徒弟。

  釋延康1974年出生在通城縣大坪鄉竹路村二組,出家前俗名胡軍,自幼喜武。1984年,10歲的胡軍看過電影《少林寺》後,對電影里飛簷走壁的少林輕功向往不已。

  16歲那年,初中畢業的胡軍跟著一名老鄉到少林寺塔溝武校學武。3年後畢業,實力超群的胡軍被武校派往遼寧盤錦當武術教練,他一直遺憾自己沒能真正成為少林弟子。

  一個偶然機會,胡軍見到了現任少林寺方丈釋永信大師。幾次交談後,胡軍提出拜師請求,釋永信應允,賜法名釋延康。胡軍成為少林寺第34代弟子。

  胡軍的人生從此改變。在武林中,“少林武僧”地位特殊:隋朝末年,群雄混戰,少林寺13武僧應秦王李世民之邀出山參加了征討王世充的戰役,他們憑著超群武藝,先解救李世民,後逼降王世充。勝利後除一人受封大將軍外,其余12人回歸少林,李世民各賜紫羅袈裟,並准許少林寺設有“僧兵”,全盛時期少林寺曾有500“僧兵”。少林寺遂以武聞名于世。

  2001年,時年27歲的釋延康升任少林寺武僧團總教練。次年10月,俄羅斯有關方面邀請少林寺派遣武僧到莫斯科傳授少林功夫。釋延康受命前往,直到2003年7月才回國。

  普京的兩個女兒藏而不露“姑娘們喜歡八段錦和小洪拳”

  莫斯科十月大街26號俄羅斯少林武術研修中心,是釋延康傳授功夫的地方。他去後,學員增加了一倍。2003年初,中心又辦了一個業余武術班,收了20多名大眼睛、高鼻梁的女學員。

  “那時候,我一點也不知道學員里面有普京的女兒,就算那時知道有這事,我也會一視同仁。”釋延康說,“這幾天我努力回憶那批學員,但實在不敢確定那兩個長相貌似普京的女孩子是總統的女兒,一是她們沒有帶保鏢,都是自己開車來的,二是在授武的過程中,也沒看出誰擺出一點高官女兒的架子。”

  “八段錦和小洪拳比較受這些姑娘們的喜歡,因為這可以幫助她們強身健體,在保持苗條身材的同時,驅走嚴寒。”釋延康介紹說,八段錦是少林僧人晨練的必修課程,有舒經活血,調理氣血,促進人體新陳代謝等功能,久練可以健壯體質。小洪拳是少林武術初級套路之一,其 手法要求曲而不曲、直而不直,起縱落橫,滾出滾入,是少林拳法中的經典,這最適合女性修煉。

  “讓她們記得這些武術來自中國”講課堅持全部說中文

  給毫無中文基礎的俄羅斯人傳授少林武術,也要全部用中文講課。這是釋延康在教學中自定的一條“規矩”。

  “每一個動作口令,我全部用中文講,而且我還要他們必須用中文邊練習邊記錄。”

  釋延康笑著說:“我這樣做,是要讓她們永遠記得,我教給他們的這些武術來自中國。”

  “少林武學講究‘禪武歸一’,在教她們武術的同時,我也在讓她們領悟少林的禪學。”釋延康說,“什麼是禪,我告訴她們不胡思亂想就是禪,想做一件事就要專心做好。”

  “這些外國女孩子學得很認真,她們對少林武術的興趣也很濃。”業余武術班的學員由開始的20人變成90多人,原定為期兩周的教學不得不延長至3個月。到後來,釋延康在莫斯科的名氣越來越大,只要他上街購物,都會碰到很多要求合影的俄羅斯武術迷。對此,釋延康非常自豪,因為有越來越多的俄羅斯人慢慢喜歡上了博大精深的少林武術。

  2003年7月,釋延康完成教學計劃回國時,有80多個學生到機場送行。

  記者手記

  走向世界的少林武僧

  “你是我的情人,像玫瑰花一樣迷人……”

  撥打釋延康師傅的手機聯系採訪時,耳邊突然傳來的彩鈴聲讓我大吃一驚。見面後,只見他上身穿著一件白色休閒西裝,下身配的是一條牛仔褲,神態坦然。採訪期間,他的手機又響起鈴聲:“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你是我的愛人是我的牽挂……”

  “這很正常啊,現在的少林早已不是人們傳統印象中的少林,它跟著時代一起前進。”見我吃驚的樣子,釋延康平靜地說:“手機就是我對外聯絡的工具,這鈴聲是我買手機號時移動公司送的。”

  釋延康師傅介紹,現在的少林寺里,宿舍里裝上了中央空調,不少僧人的房間里還配有電腦,裝上了寬帶,僧人學電腦學英語,遇上外國人還能對上話。

  “外界的變化是否會影響到對佛學的領悟?”我問。

  “佛在心中。”釋延康說,“有人說我教過普京的女兒,名氣大了,其實教過普京的女兒又能怎麼樣?你還是你,我還是我!”

  採訪結束返回的路上,我收到釋延康發來短信:路上注意行車安全,小心駕駛。

  文行至此,記者為趕稿所沏的一杯濃茶已漸淡,但禪至如此,卻不言自明。